诗词网  更新更全的诗词资讯网络平台


  >>   深度

诗词网

www.shici.org.cn

更新更全的诗词网络资讯平台

电子信箱:8433195@qq.com

QQ: 8433195

深度
 
文心诗性相佐 笔墨风光逶逦——作家王爱红诗书赏析
 发布时间:2016/3/14 浏览次数:926


文心诗性相佐 笔墨风光逶逦

——作家王爱红诗书赏析

 

关键词:法度严谨 气韵生动 章法自然 书写流畅 用笔宛转 任纵性情 笔意清灵 字态真率 气息贯通 格局谐和

 

  王爱红,山东潍坊安丘市人,曾出版诗集《八月之杯》《清月飞花》,文集《大地神韵》《雕塑人生》《这边风景》《与大家相遇》《中国画坛焦点访谈》《王爱红美术评论集》,书法集《王爱红书法集》《王爱红书法作品选》,曾主编或者参与主编《邓小平之歌》《当代著名诗人作家手书》《当代著名诗人作家手迹》《中国文艺55年》《中国文艺30年》《文艺报》美术书法专刊以及《当代美术精品》周刊等,现居北京,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央国家机关美协理事、中国侨联文艺家协会理事、澳中文联常务理事、中国国学诗书画研究院院长、中国作家书画院艺术委员等。2015年获人人文学网诗歌新锐奖。

 

 

王爱红诗选

 

我在北京旅游

 

一天晚上

我走在北京的大街上

刺目的华灯驱散雾霾

空气里都是浓缩的历史

我走在黄金铺就的大街上

我看到黄金堆积如山

忘了是在哪里了

那里的人很多

北京哪里的人都很多

看起来都挺忙碌的

只有我是一个闲人

我不急着回家

我的家不在山东

但我也不是北京人

我来北京十几年了

今天,我突然觉得如此享受

我是个游客

像个有钱人

每天都在北京旅游

住着超星级宾馆

我在北京这是我对生活的态度

我在北京这是我的生活方式

有人看见我,说我

在北京的公园里提着一只鸟笼

2015.12.6

 

我不发红包

 

我不发红包

我的红包发不出去

密码忘记了

在几次填写错误之后

我最终找到了答案

而不再去找

我不发红包了

也不乞求红包

我不发红包的原因,是

我不知道发多少个红包

也不知道在每个红包里填上多少钱

这样,才符合我的身份

我觉得每一个数字都是渺小的

你想,如果我真的是马云

或者是比尔盖茨呢

谁敢说我不是他们呢

他们这些有钱人

每次,我点开红包

这个下意识的动作

都让我汗往下流

我无以回报呀

我意识到这一点小钱

可能会误了我们的大事

因为每次我们都像孔乙己

在无形中贬损了自己

所以,我不发红包

也许我会用别的方式感谢你

但我希望你就此打住

不要再滥发红包

2016.1.21

 

在东川

 

我想站到高处看一看

我想俯瞰全城

但是,在色彩斑斓的云南

在排在昆明之后的大城市——东川

却没有一个制高点,甚至

连一座高楼都没有

我看到的影子渐次向东扩展

 

从昆明到东川

要坐六个小时的客车,要

穿越几十个万丈深渊,要

有几次掉下去的感觉

吓出一身冷汗,要

祈祷,求上帝保佑

老天没有下雨,公路没有塌方

沟谷深壑里也没有发生泥石流

 

在东川,我感到险峻

如果说这就是一种美

我也无可辩解,总之

我母亲的父亲,我的外公

一条山东硬汉,一位南下的高干,在这里

逗留了一生,他回乡祭祖已找不到祖坟

他回乡探亲,一辈子也只有那么一会

他探望我母亲,还有他的前妻,我的外祖母

是借了旅游的名义,大好的风景

 

我跑到东川却像一个逃犯

肯收留我的亲人那么多

我的心却像母亲那样难受

一次次从我梦中飞越的东川呀

至少也应该比我们的家乡好一万倍

但我不知道你怎么这么小

比安丘,一座北方的小县城还要小

小得像针尖一样扎人

她的繁华却过于夸张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她的夜

就像广州、深圳那样,黑不下来了

亚洲铜如凤凰在飞

她的街市在兜售国外的垃圾,包括

已经穿过的洋装,引领风尚

 

听说高速公路早已经修到了东川

但我却再也没有去过

她在我的梦中

是座空城

 

(外公去世后葬在了昆明

母亲几次叮嘱我

有机会云南出差

顺道去一趟烈士陵园

给外公扫扫墓)

2015.11.18

 

读一本书

 

读一本书

选择一本书来读

与一本书一起成长

一本书已经足够了

 

读一本诗集

可以成为一个诗人

读一本小说

可以成为一个作家

不厌其烦地读一本书的人

就是读了一万本书

 

读书

读一本书

爱人

爱一个人

与她常相厮守

 

一本书

是读不完的

一本好书

不要轻易将她读完

 

选择不同时间来读

就不是一夜情

比如在早上读

她就是清新的空气

比如在晚上读

她就是灼目的光

比如在中午读

她就是不可或缺的粮食

与一本书一整天都在一起

就不是露水鸳鸯

用一生来读一本书

这就是爱情

 

覆去颠来

每一次都有新鲜的感觉

用读气,读行,或者读字的方式

不断玩味一本书

比如在书桌前端庄地读

大声地读出声音

比如在摇椅上悠闲地读

抑制不住地站起身来

比如在睡觉前

枕边有书已经满足了

假如能够汲取书中养分

书是不需要读下去的

深入每一个字

然后将她重新组合

成为一本自己的书

 

这一部分可以是空白的

不着一字

也可以是一句咒语

让芝麻开花大门打开

也可以是两道向不同的方向伸展的笔画

像南飞雁一样

 

让风一样胡乱翻开一页

也是阅读的一种

背诵是新的阅读

像时光倒流

从最后一页开始

像时代的进程

从空白的扉页依次向前推进

一本打开的书

像鸟一样在天上飞

 

读书

读一本书

与一本书一起慢慢变老

变成为一名圣徒

 

 

通讯营业点记

 

这是一个秋日高照的上午

为了开通一个国际漫游

我已经是第二次来到这里

第一次与身份证有关没有通过

现在,我还是担心被什么问题卡住了

本想去咨询处问一下

但那边好像与实际解决的问题

还有一定的距离,他们还有很多问题呢

需要一一解答,需要不停地说

像一部打开开关的收音机在一直工作

 

通讯的营业点比银行还忙

所以借鉴了银行叫号的办法

让人在这里排队,让人在这里等

够预约条件的才能预约

在家里也是等,我不知道这个公司

到底有多少活儿始终干不完

人们到底有多少事情必须到这里来联通

来提取通向世界的钞票

 

电话缴费,手机查询……一大半的活儿

都让消费者自己干了,营业点

还是聚集了这么多人

椅子不够坐,还有些站着的

虽然暂且站不到大街上

等得久了,难免出出进进

焕发一下空气和精神

 

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

但我可以两次踏进同一条河

把上次排过的队重新再排一次吧

取了号,我也只能站在这里等

为了不浪费时间,顺便可以想一些俗事

比如,给那位欠款不还的朋友再打一个电话

这都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可是,一位形迹可疑的大姐蹭了我一下

她手里攥着一部手机,十分不放心地

在屋子里转来转去,不巧

又蹭了我一下,我这才意识到她的存在

这是干吗呢?不知道是哪个省的乡下女子

她手里攥着一部手机,嘴里念念叨叨的

不会是受了什么刺激吧

这么多人,没有一个人理会她

她从问讯处的工作台上下来已经来回好几次了

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显得有些无助

而对于这间屋子,这满屋子里的人

她在徘徊,在犹疑,在不停地走来走去

她的身体就显得稍微胖了一些

像这种体形的人,在这种秋忙的季节里

她的业务本应该得到优先办理呀

 

我断定这位女士的事情不需要排队

当她再一次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

我忍不住喊住了她

我问她,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她如此纠结

她说,她收到的一条信息

就是这部手机,说她欠费了

而她认为这根本不可能

是啊,这么老实的人怎么会欠人家钱呢

假如这是真的,她怎么会心安理得地使用这款手机呢

她就是想问一问,这条信息是不是从这个公司发出的

我说,我来看一看

我干脆说,我不用看了——

 

“那都是骗人的把戏

你千万不要信!”我这样说

把那位大姐吓了一跳,她显得有些迷茫

禁不住问:这是为什么呢?

“那是因为坏,因为坏人

觉着你生活得太好了

给你增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我觉得,我有点激动

我的嗓门怎么那么大

屋子里所有的人都在看我

没有看我的,麻利点,赶快干活儿

我给这位大姐一个建议

“像你这样,不要用这手机了

那是最好。”大姐认为遇到了知音

她不住地点头,突然愣了一下

我意识到,让她不用手机可能有点过

“那么,你就只管打电话

不熟悉的号码绝不去接。

比如,你收到中奖的消息

说你中10万块钱,或者

一部电脑要送给你,这

都是陷阱,都是火坑,把你往下拖呢。”

真是莫名其妙,我有点失控

一声惊雷,接着就是瓢泼大雨

我的声音越说越大,好像

我不是对这位大姐一个人说的

她的腿脚不太利索

但是,耳朵不会有问题

没有人提醒我,让我小点声

有些话说出来都让人觉得有点硌牙

“还有狠的,说你的家人犯了案

你的孩子在外面杀了人

等等等等,你都不要信

尽管让他们胡编乱造去吧。”

我觉着,我的话确乎有点狠

但是,她会听

显然,她听进去了

虽然,她不会对我说一声感激的话

我也不需要这些虚的东西

 

她问我:老B找到工作了,知道不

什么?!我简直要疯了

这是她说的话吗?是的

她说:那个消息就是一个病毒

如果打开,就中毒了

我说,我几乎喊了起来

“谁是老B?小B就没有毒了

他与我们的生活一点关系都没有。而

与我们没有关系的一切

我们都置之不理。这样

我们就是最好地保护了自己……”

 

我的话似乎还没有完

这大姐却老了许多

这会儿,她是真的傻了

我说:你听明白了吗

她说:我听明白了

既然你听明白了,还不赶快回家

该干嘛干嘛去吧

我还等着叫号呢

 

不知道是谁给我让出一个空座

还没等我坐稳呢

那位大姐早没了踪影

她都没顾得上与我道一声再见

我也没有寻根问底,问她姓甚名谁来自何方

等待是很磨练人的性格的

因为什么都干不了

但我好像是营业点的员工

干一件大活儿

现在,我可以坦然地看一会儿闲书

看多长时间都无所谓

正好我带了一本诗集

但立刻就有人探过来头

我见是一位青年,就问他

你也喜欢诗。他说,可以吧

我恍然大悟。这就对了

是他刚从我坐下的地方站了起来

他一定会写诗

他一定是一位诗人

2015.9.29.-10.3

 

 

莫斯科的地铁

 

莫斯科的地下空间的确很大

莫斯科的地铁动静实在不小

 

这铁皮火车我们早弃之不用了

莫斯科的地铁还在使劲儿地跑

 

莫斯科的地铁不需要提速

莫斯科的地铁跑得很快呀

 

不知道我们的想象是不是能够追得上

莫斯科的地铁像一件文物,还真实用

 

把我们当作乡下来的,买上一张车票

让我们看看这个浑身痉挛的庞然大物

 

显然,我们可以用这张票乘车

但是,我们的目的地还在这里

 

2014.7.18

 

是真的还是假的

 

两个穿着时尚的乞者

两个干干净净的乞者

两个不像是乞者的年轻人

我不能说三个,因为

是一男一女,像个大学生

正是谈情说爱的年龄

女的怀里还兜着一个婴儿

一个看上去仅有几个月大的睡童

为了让人们看得清楚

那孩子快要掉到地上了

 

在万寿路上

天实在不早了

在万寿宾馆c座的停车场

晚宴结束后,都是急急的想回家的人

他们借着幽暗的灯光拦住我

还拦在那些喝了不少的人面前

他们有点夸张

不停地说着同一句话

给一口吃的吧

没有看见谁人理会

谁腾出身来探个究竟

 

我打了包,但是

这并不是他们所需

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问我自己

 

在置之不理之后

我看到那个冲在前门的小伙子还在纠缠

朋友说得有点狠

“你们穿着比我好,

你们比我也年轻,

你们不应该向我要……”

 

如果他们真的遇到了难处

这是谁家的少爷公主呀

他们还是孩子呀,如果

他们又生了一个,也许

他们是个例外,这样

体面的乞者可能要不到一分钱

他们与行乞之间有没有花招

他们有没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为自己的闪退而久久不得释怀

 

求助110吧

这也是我想出来的办法

我把我所纠结的交给警察来处理

 

这么年纪轻轻的乞者

这么漂漂亮亮的乞者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就是为了遇见我,这样的打扮

大不可比,作为一个偶然

说实话,我宁愿他们是强盗

也不愿意他们是乞者

他们迫切的需要已经接近抢劫了

快来救救他们吧

 

2015.9.17

 

 

普通话

 

我不说普通话,是

因为我觉得说普通话很累

我说普通话,就像

用左手写字,就像

反绞着手干活儿,就像

是假唱,就像

是走猫步,浪得不轻呀

我如果说普通话

就觉得不是我了

 

你问我来北京多少年了

十几年前我说

十几年了

那是撒谎

现在,我理直气壮地说

十几年了

那是真笨呀

 

客气的还说我

家乡观念重呀什么的

不客气地就说我跌分了

没说我粗俗

我不计较,但

如果学我的话,哪怕是一句

也跟我结了仇,关键是

我的普通话没学好

我的家乡话也不标准啊

2015.6.17

 

 

LOVE我只会这一个单词

 

我只会这一个单词

哪怕在美国,我

只会用这一个词来应付一切

哪怕是极其琐碎的事件

这就是我的全部

 

我可以轻柔一点

轻轻地,像蚊子飞过

虽然,英语世界没有蚊虫

我可以粗暴一些,像打雷

表示愤怒或者不满,但

不能像轰炸机一样

 

我还可以附加一些手势

包括表情和节奏

我说话,以证明

我不是一个哑巴

 

足够了

用这一个词

来表示所有的生活

虽然世界大乱

但没有大战

 

Love爱

我只会这一个单词

并不感到羞愧

 

2015.9.16

 

 

与 妻

 

与一位诗人在一起生活

20多年了

我认为,你至少成了半个诗人了

你说,你成了诗人

我就麻烦

 

我在书上下的功夫多

你在脸上用的力气大

我已经觉着你很美了

你却突然信奉了耶稣

 

神爱世人,你也爱

我怕你把我当作世人

而不是爱人

我怕我们不再是一个人

 

我快认不出你来了

你每天捧着一本大书

一本书应该读了几遍了

每个周日的上午

你仿佛不在这个世界上

我知道你去了哪里

你说,你的书里也有诗

你企图用这样的诗来规范我

 

你是真信呀

这是你的自由

你终于找到了寄托

而我呢

我不仅仅有几分茫然

还有几分失落

 

我失败了

我总是失败

你与我对着干

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是一个从小就有点迷信的人

我信神

因为我神活

我的一切

包括我给你的

都是神赐予的

我觉着我是虔诚的佛教徒

我快要出家了

如果不是为了你

我一定会上更高的山

我诵经

像读诗一样

 

任由你去吧

而你却总是对我说:不

我因此经常抓住你的把柄

说你是假信徒

这是你柔软的部分

你却说,你只是胜不过

像一个呱呱坠地的孩子

 

今天,我信了你

既然你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

就让我像神一样好好爱你吧

小心翼翼地保护着你

让你永远不要长大

 

 

众家评王爱红书法

 

不读诗,不写诗,没有书法。爱红是诗人,他的书法反映了诗的气息,修养,有激情流露,逸韵袅绕,显示了诗人的典雅秉赋,可读可赏。谢云年八十有三

——谢云(中国书协顾问、著名书法家、诗人、编辑家)

 

爱红是我很好的朋友,我读过他的美术评论、诗歌、散文,写得都很好。今看他的行草书作品,法度严谨,气韵生动,章法自然,书写流畅,实在不俗,我又开了眼界。

——杨明臣(中国书协理事、楷书委员会副主任)

 

与爱红君相识十数年,知其办报编书、写诗作文,样样做得有声有色。又乐助人、善交游,于文艺界颇得口碑。

近日,余观爱红君行草书图版。但见笔意清灵,字态真率,气息贯通,格局谐和。虽因图幅太小,亦非墨迹,实难细查微观,然大模样仍觉清新可爱。

爱红君文笔之余,兼涉翰墨,有文心诗性相佐,假以时日,其笔墨风光更当逶逦。

——刘洪彪(中国书协副主席、草书委员会副主任)

 

书法是文化、学问的艺术,当代书法队伍中,有不少人把书法视为单纯的技艺,手艺,只醉心于技法的揣摩、学习,展现,不太重视学养的积累,人格的修为,写出来的字初看也颇能炫人眼球,久看则味同嚼蜡,殊为憾事。王爱红的字有法但不拘泥于法,写得率性,抒情,文雅,甚至可以说是淳雅,很有文化气息,值得品读,耐人寻味。这大约得益于他的诗人气质和广泛阅读,长期学养积累。

——蓝建田(书法家)

 

睹王爱红老师草书,可知草书之妙,其草体微瘦,笔墨酣畅且富有力道;书体中融入王羲之、王铎、祝允明、孙过庭等众家之长而成自家面目;用笔宛转,任纵性情,布白以“乱石铺街,互为就让”烘托出简洁、洒脱之风,使人赏之陶醉。

——刘文正(书画家)

 

龙飞凤舞、天马行空、粗犷豪放、气势逼人!

——柳笛(诗人)

 

王爱红是一位诗人,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崭露文坛。在书法中,我们显然不能用一般的窠臼来观照他的才情和神思。多年来,他热衷于草书艺术那种神妙莫测的笔法使转和大气磅礴的气势,这无疑来自他的诗人气质和浪漫情怀。王爱红读帖、临帖,先后摹写过怀素、张旭、王铎等古代十大草书大家的经典作品。在此基础上,他“不薄古人爱今人”,对当代草书大家的作品倾心钻研、学习,使他的书法近作依然具有了自家新风。我们看到,王爱红先生的书法首先是一种气韵生动的流畅。正如郭若虚在《图画见闻志叙论》里说的那样:“人品既已高矣,气韵不得不高,气韵既高矣,生动不得不至。”可见“生动”在艺术创作中的重要性和不求而至的神秘性——那是艺术创作主体的人的品格思想的写照。其二,就是书作中充盈的诗书气息和才华显现。“腹有诗书气自华”在这里表现的淋漓尽致了。诗书让他有了超然的人生态度和深刻的社会认知,才华使其笔墨淋漓想像丰富,发为书法必然会有一种浑然天成天机迸现的高古之境。

——苏鼎(书画家、诗人、评论家)

 

我从诗意悟书魂

——诗人王爱红与他的书法艺术

文/石延平

中国文化艺术的发展有其内在的关联性,特别是汉代独尊儒学后,诗人与书法的关系似乎成为一种人生的修为方式。诗人与书法艺术的结合,其发展有两个因素在起着作用:第一,任何形式的艺术发展都有其自身的规律,就像诗歌经历了四言、五言、律诗、宋词等几个阶段,这为形式与内容的发展提供了手段,书法艺术与诗人的结合,毋庸说,善诗者必善书也,这里有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社会的功用性。每一个时代都有其时代精神性,这一精神就影响了这一时代的政治、文化、经济的发展,它同时也渗透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和审美情趣,以及做为社会人的一种文化的体现。

诗人与书法艺术的发展,从中国文化史的视角看,它有两点值得我们注意:一是汉诗与书法长期以来的结合发展(因其汉字的书写性,作为诗的载体工具)。所以中国诗人在自我人格的修炼中,不泛以书法的抒情性来追求一种人生的崇高目标,以达到“修、养、平、治”的人生目标。二是诗歌与书法的双修,可以达到“助教化、成人伦”的诗教作用。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书也可情多怫郁、怡怿虚无、纵横争折。从中可以看出,诗与书在情与理上是一致的。这种人生修为的“双修”姿态,注定了中国诗人与书法艺术关系的亲密性,故而,有“善诗者必善书”也的说法。

据说,唐代大诗人李白,就是既善诗又善书的大书家,还有唐代草圣张旭,被时人称为“吴中四士”,四人之中,张旭、贺知章就很擅七绝,张旭的诗尤以清逸质朴见长。在古代大诗人兼为大书家的不胜枚举。近现代也是,如康有为、梁启超、于佑任、鲁迅,而林散之、高二适则是书名掩盖了诗名。从上所说,足以证明中国诗、书文化的内联性是由社会的功能性所决定的,中国文人以诗书双修的人生姿态呈现在历史面前,是由儒家的治国思想所导出的。此处不一细述。

诗人王爱红,早年以诗名世,后又搞文艺评论,在业界声誉卓著。近日小聚,他拿出他的行草书作品请余评点,余被他纵横奔放的笔意和才情四射的气势气吸引。爱红是齐鲁人,他的诗、书里注定流尚着儒家的血脉,这就是,在诗、书艺术的发展过程中,它们是受中国哲学精神影响的,特别是汉代以降,更偏于儒家思想的影响较多。就诗而言,所谓:“故正得失,动天地,感鬼神,莫近于诗,先王以是经夫妇,成孝敬、厚人伦、美教化、移风俗。”(《诗大序》)因儒家思想社会致用的功效,人们把它称为“诗教”,也即功利主义文学观,它的精髓思想就是“文以载道”的人生观。而书法,则是被儒家当作“敦教化”的工具,书法的载体是汉文字,那么这个文字也就承担了“为政立教”的社会使命。它也要求书写者的书写要合于儒家的王权思想,如温柔敦厚,如笔笔中锋,如浩然正气等等,由此,在审美的检视中,形成了一种“字如其人”的审美观。这就是“诗言志”,诗有感而发,形成了一种互为印证的双向求证的结果。因此爱红的诗与书是合于儒家思想审美的最高准则的。作为诗人,他的诗句质朴无华,感情真挚,清丽逸远。作为书家,他的字有文质温良、敦雅儒气的一面,亦有龙盘蛇走、纵横捭阖,狂放不羁的一面。这些都体现出了他作为诗人书家的特质。有人评价沈鹏书法的特点,说他的字是诗人的字,追求个性的张扬,有时代的特征,坚持内外同修,把字内功与字外功相互融通,正如他写的诗那样:“五色令人目眩昏,我从诗意悟书魂。”这是对沈鹏艺术的评价,余想这又何尝不暗合了爱红的诗书艺术呢。

作为诗人的书法家王爱红,他在书法的抒写行进中似在有意地追寻着诗人的情怀;而作为书家的诗人,他在诗歌的创作中找寻着书法艺术中无往不复、无垂不缩的一些笔法,用以来创作出温厚敦实的人生美境。在当今的书法界,作为书协主席的张海,他的字是引人注目地,因其书写的个性化很强,形成了他特有的“张体”书艺,他的字是在个性,对个性的张扬,形成了他书法的特色。由此,余联想到爱红的书法艺术,他的书法同他的诗歌一样,充满了浓浓的诗情与美美的画意,这是他的至性与至情。他从诗歌的高度对书法创作进行了升华,诗中有书,书中有诗,诗意是他书法艺术的灵魂与姿态。在这点上,他跟张海主席一样,在书法的书写中张扬其个性,以达到体现自我书法风格的风貌和形式。真情于怀,诗意幽然,爱红也是像沈鹏那样,在自己的诗歌创作中“我从诗意悟书魂”的。情之所至,意妙神游,古代的大诗人、大书家皆是如此的。诗歌与书法,是爱红同志为我们繁荣昌盛的这个时代再锦上又添的一朵奇葩。我们的时代需要任何形式的艺术创作,百花皆可放。祝爱红的创作与时代共进!是为序,岁在甲午霜降。

2014年11月11日
于北京居高堂

 
 

 


Copyright ©2002-2018  版权所有:诗词网  SHICI.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10)63049438  邮箱:shiciwang@163.com  QQ:8433195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京ICP备06033290号-1  支持单位:诗词之友文化发展中心  网站制作:转折文化